酒店經紀

關於部落格
套裝
  • 1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權錢交易為超限超載撐起“保護傘”

  日前,投資近6億元的清遠至三水一級公路(清三公路)大修工程順利完工。經常行駛此路段的司機終於可以告別那條破舊的清三公路。只要打開網站搜索“清三公路”2013年以前的有關新聞,就會看到不少這樣的信息:“清三公路有如震後災區之狀”、“清三公路破爛不堪、司機憤怒投訴”……   其實不僅是清三公路,當年,清州大道和S354線佛岡縣龍山至清城區橫荷段路面同樣損毀嚴重。清遠市交通部門此前接受採訪時表示,這些路段破爛不堪,超限超載貨車破壞是主要“罪因”之一。可為何大批超限超載車輛頻繁通行於此而屢禁不止呢?   原來,負責檢查查處這些路段超限超載車輛的交通交警部門已經淪為超限超載車輛的“保護傘”。交通交警部門個別執法人員、中間商、超限超載車輛所在公司已經建立起一個“以路自養”的權錢交易鏈。按月交“保護費”,超限超載車輛便可順利過關。為此,國家需要投入6.3億元對這些路段重新修繕。   2013年,清遠市人民檢察院果斷出擊,立案查處治理車輛超限超載監管領域的職務犯罪共13件13人,包括交通運輸系統共7件7人、公安交警系統共3件3人。目前,清遠交警部門、交通部門已經根據《檢察建議書》進行了整改,防止新路再走“老路”。   一個商人編織的“保護網”   9名交通交警部門執法人員為不法商人通風報信或對被查處的超限超載車輛降低處罰標準後,從其手中“領工資”共42萬餘元   2008年,就仔來到清遠市源潭鎮“通車大隊”工作,可他的主要工作卻是幫助“客戶”的非法超限超載車輛“睇水”以及幫助被查到的非法超限超載車輛交罰款。所謂“睇水”,就是幫助他們通過避開治超執法檢查來逃脫處罰;所謂代交罰款,就是以罰款的最低價格過關。而超限是指汽車的裝載超過公路路面設計承載標準;超載是指汽車的裝載超過車輛額定載重標準。   2009年5月,就仔單干,專門從事這一生意,2013年被批捕。這期間,他編製了一個“保護網”,撈得盆滿缽滿。而這個“保護網”的關鍵就在於勾結交通和交警部門一線執法人員。   根據國家及廣東省的有關規定,交通部門在超限超載治理工作中的職責包括:組織路政等公路交通行政執法人員查處違法超限運輸車輛;派駐運管人員深入貨站、碼頭、配載場及大型工程建材、大型化工產品等貨物集散地監管和檢查,防止車輛超限超載;負責治超檢測站點及治超信息管理系統的建設和運行管理工作;將執法中發現的非法改裝、拼裝車輛通報並配合有關部門開展非法改裝、拼裝車輛查處工作。   交通、交警部門執法人員的法定職責使得他們成為就仔的重點公關對象。   出來單干沒多久,就仔就跑到清遠市源潭治超現場找“機會”。在那裡,通過介紹,他認識了清遠市交通運輸局綜合行政執法局第四大隊流動中隊副中隊長李伯文。大膽的就仔竟直接告知李伯文自己的“生意”,並開出價碼:每月給李伯文1000元,讓李伯文對自己的生意予以關照。李伯文欣然同意,第二天中午就收到了第一個月“工資”1000元,此後他還經常向就仔要高額回報。   打開就仔的“工資發放名錄”,記者發現,“領取工資”的包括交通、交警部門的執法人員9人:清遠市交通局行政執法局第四執法大隊大隊長鐘永林共2萬元,副大隊長吳竈新共3.7萬元;第四執法大隊流動中隊中隊長單海濤5.4萬元,副中隊長李伯文7.35萬元;第四執法大隊源潭中隊副中隊長朱海山5.4萬元;第四執法大隊石角中隊中隊長徐宇翔3.9萬元;清遠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市區大隊石角中隊副中隊長劉耀清9萬元;交警支隊市區大隊機動中隊教導員朱廣勝1.4萬元;清新分局交警大隊綜合中隊副中隊長麥海強3.9萬元。這些錢都是分批支付的,而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向就仔通風報信並對就仔被查客戶降低處罰標準。   向治超執法人員發“信息費”,使執法人員在執法時放縱超限超載行為,成為超限超載運輸者與執法人員之間的中間人,以執法人員的“權力”作為待售“產品”,從而收取“看風費”。“看風費”與“信息費”之間的差額,就是就仔“看風”生意的利潤。從2009年至2013年上半年,就仔共收“看風費”近260萬元。   一種“以路自養”的犯罪   執法人員收到“工資”後,在綜合執法、路面執法、超限超載認定、超限超載處罰等環節上做手腳,僅其中一名執法人員便幫助逃避罰款1183.6萬元   阿利(化名)2009年開始有自己的車隊,2011年又和一個伙伴成立“鼎×車隊”從事貨物運輸生意。據他交代,他的車輛運輸貨物時通常都要超載13—15噸。在沒有向就仔繳納“保護費”之前,他的超限超載車輛很少在清遠路段運輸通行,僅通行幾次就被查處了兩次,一次繳納罰款8000元,一次繳納1萬元。自從向就仔交了“保護費”,之後的幾年時間里他車隊的超限超載車輛在清遠路段通行了近千次卻只被查處過3次。就算這3次,罰款也是由就仔以最低的價格幫忙搞掂。他說,從2009年至2013年,他大約向就仔繳納了十餘萬元的“保護費”,享受了全方位的“服務”。   就仔又是怎樣“服務”的呢?根據就仔的客戶以及就仔、交通、交警部門執法人員的供述,一個“四位一體”的“服務套餐”展現了出來。   第一項服務是在交通交警部門的綜合執法環節。執法人員在執法時充當就仔的“保護傘”,為其通風報信,使超限超載車輛提前掌握執法部門查處違法車輛行動的時間地點,以便繞過執法點,逃避查處。比如,李伯文一旦要去臨時檢查超限超載車,便會提前打電話或發短信告知就仔“我要上班去了”,就仔便通知客戶不要讓車輛通行。   如果客戶的車輛沒有收到通知,或者因通知不夠及時而誤入檢查路段,也沒關係,因為還有第二項服務。掛靠在就仔公司的超限超載車輛會在車身張貼標識,如“A”或“某汽車服務公司”等,執法人員早已“心領神會”,對貼有標識的違法車輛不攔截、不查處。李伯文就曾供認說,他檢查的路段一般每天至少有一百餘輛超載車通行,而被查處的超載車只有五六輛。   就算你的車不好彩被查到也沒有關係,因為就仔還準備了第三項服務:在超限超載檢測站點,執法人員為使“關係親近”的超載車輛達到減輕處罰的目的,在檢測儀器上“做手腳”或不按規定過地磅,使超載車輛稱重比實際重量少,變相對被查處車輛降低處罰。   而就仔提供的第四項服務就是,當你的車超載量已被嚴重低估但超載量仍很大時,執法人員在確定罰款標準時濫用職權,違規給不符合“最低處罰標準”的超限超載車輛以“最低處罰標準”,且不予以卸貨就放行。   根據清遠市交通運輸局綜合行政執法局的調查統計,僅李伯文就曾幫助42輛超限車輛在2010年至2011年的兩年間逃避罰款1183.6萬元。   一項全系統的整改行動   檢察院建議對執法的各個環節開展高頻率的督查;交警、交通、公路等部門應在公路收費站設立治超點查處超限超載車輛   就在“以路自養”者春風得意,妄圖長久靠路吃路時,2013年,清遠市人民檢察院根據另一案件反映出的線索,盯上了這群蛀蟲。2013年上半年,涉案人員相繼被檢察機關立案偵查、批捕,目前都已被法院一審判決。   辦案人員告訴記者,檢察機關通過清除治超執法隊伍內部的蛀蟲,斬斷了超限超載背後的利益鏈,有效遏制了超限超載行為,凈化了運輸行業公平競爭的經營環境,進一步保障了人民群眾的出行安全。   在辦結該案之後,清遠市人民檢察院向該市公安交警支隊發出了《檢察建議書》。檢察院認為,交警部門的執法方式落後,監督制約機制不完善,執法程序、執法依據、處罰結果不夠公開透明,行政監督和群眾監督不到位,導致了一些執法人員有章不循、有法不依,與不法分子相互勾結,搞權錢交易。而執法人員對超限超載車輛的處罰自由裁量權過大,也容易讓其在執法過程中出現貪腐問題。檢察院表示,治超工作涉及交通、公路、公安等多個部門,但從目前治超管理機制來看,交通運輸部門牽頭的聯合治超機制並未發揮出應有的作用。例如,公路收費站的計重收費只管收費不管監督處罰,收了通行費竟然就放超限超載車輛通行,“這表明連交通運輸部門內部都沒有形成一個治超的工作合力,在此基礎上再談部門合作也是較為困難的”。   對此,清遠市人民檢察院建議創新治超管理模式,加大執法透明度。治理超限超載的執法過程應該進行全程錄像。該院還建議加強預防職務犯罪教育;加強管理,主要行政領導要經常帶隊對執法的各個環節開展不間斷、高頻率的督查;交警、交通、公路等部門要形成協作機制,在公路收費站設立治超點,在計重收費的同時查處超限超載車輛。   目前,為了防止相關問題再次發生,清遠市交通、交警部門進行了相應整改。比如,交警部門加強了隊伍監督管理、廉政教育,完善了制約監督機制。清遠市交警支隊專門規定增大執法透明度,落實治理貨運車輛超限超載執法程序規範化。一是統一執行貨運車輛超限超載違法行為的處罰標準,防止執法人員因自由裁量權而出現腐敗;二是對貨運車輛超限超載違法行為的處理統一在規定的業務窗口辦理,規範辦事流程。   與此同時,為了更加有效地打擊公路非法超限超載運輸行為,交通部門增設了3個稱重檢測點,加大打擊力度。   南方日報記者 趙楊   策劃統籌:戎明昌 江華  (原標題:權錢交易為超限超載撐起“保護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